波叔一波中特另

二十四史唯一存世稿本,出自甬籍一代史學家之手

2019-03-29來源:中國古籍保護網

官修二十四史是中國歷史最主要的載體,其中的《明史》更是除前四史之外最精善之作。何以為精,它的面世與明清兩代寧波的一名史學大家有關。

康熙十八年(公元1679年),一場聲勢浩大的修史工程在京城的明史館內拉開帷幕,四十年后,一部包含了三百余卷跨越二百余年的《明史》面世。這一天,距離順治二年(公元1645年)明史館的設立已有九十余載,作為《二十四史》中的最后一部,它是官修史書中歷時最長的,也是除前四史(《史記》、《漢書》、《后漢書》和《三國志》)外最精善的史學巨制。

在人才濟濟的修史大軍中,除了當時著名的文學家朱彝尊、尤侗和毛奇齡等人,有一個人功不可沒,他便是清初著名史學家萬斯同。它修編的手稿也成為了這部千古巨制的鼻祖。他是寧波人,但他的故事鮮為人知。

斯人已逝,這份珍貴的手稿在歷史的時空中幾經輾轉,終歸故里,成為寧波天一閣藏書的杰出代表,也是目前二十四史唯一存世的稿本。

萬斯同何人,他的手稿里記載了什么,手稿又是如何在其身死后重回故里的呢?

近日,記者走進天一閣探訪了這份數百年前的先人手稿,也聽研究館員周慧惠講述了這位寧波史學家與這部巨制的故事。

如果要說正史,就不得不提各朝各代官修得到的一套書,共計24部,也就是赫赫有名的《二十四史》,除了我們所熟知的名氣比較大的前四史,即司馬遷的《史記》、東漢班固的《漢書》、南朝范曄的《后漢書》以及西晉陳壽的《三國志》外,還有晉書、宋書、南齊書、梁書等20部史書。由于《史記》的寫法被歷來的朝代納為正式的歷史寫作手法,所以將和《史記》一樣用紀傳體寫作的史書稱“正史”。這二十四部史書正是運用了統一的本紀、列傳的紀傳體的體例寫就。《二十四史》總共3229卷,約有4700萬字。它記敘的時間,從第一部《史記》記敘傳說中的黃帝起,到最后一部《明史》記敘到明崇禎17年(公元1644年)止,前后歷時4000多年。

而在除前四史的20部史書中,有一部史書又以編纂得體、材料翔實、敘事穩妥、行文簡潔等特點而廣為史家稱道。這部書便是《二十四史》中的最后一部——《明史》。

《明史》共三百三十二卷,包括本紀二十四卷,志七十五卷,列傳二百二十卷,表十三卷。作為一部紀傳體斷代史,它記載了自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元年(公元1368年)至明思宗朱由檢崇禎十七年(公元1644年)二百多年的歷史。

如今,這部書的手稿,也是二十四史中唯一存世的手稿,正深藏于寧波市天一閣博物館的善本庫房內。這部寧波天一閣館藏的《明史稿》共計12冊,有萬斯同手稿,也有萬氏在抄本上的朱墨筆刪改,以及名家之鈐章、題跋。

而在除前四史的20部史書中,有一部史書又以編纂得體、材料翔實、敘事穩妥、行文簡潔等特點而廣為史家稱道。這部書便是《二十四史》中的最后一部——《明史》。

《明史》共三百三十二卷,包括本紀二十四卷,志七十五卷,列傳二百二十卷,表十三卷。作為一部紀傳體斷代史,它記載了自明太祖朱元璋洪武元年(公元1368年)至明思宗朱由檢崇禎十七年(公元1644年)二百多年的歷史。

如今,這部書的手稿,也是二十四史中唯一存世的手稿,正深藏于寧波市天一閣博物館的善本庫房內。這部寧波天一閣館藏的《明史稿》共計12冊,有萬斯同手稿,也有萬氏在抄本上的朱墨筆刪改,以及名家之鈐章、題跋。

梁啟超說:“《明史》雖亦屬官局分修,然實際上全靠萬季野。”

萬季野,便是萬斯同。萬斯同,字季野,號石園,鄞縣人。他師承黃宗羲,于史學獨有心得,以窮究明代三百年歷史為己任,被史學界譽為“明清兩代,究為第一人”。康熙十八年(1679),他進京預修《明史》,以布衣身份擔任《明史》的總纂。黃宗羲對這位學生寄予厚望,希望他以修史來考訂文獻,總結有明一代功過得失,臨別時贈詩云:“四方聲價歸明水,一代賢奸托布衣。”萬斯同是明遺民,氣節凜凜,絕不仕清,故他拒絕清廷的一切官職,不署銜,不受俸,隱忍史局二十余年。可惜的是,他沒能親眼看到《明史》修成,康熙四十一年(1702),他客死京邸,被當時人尊為“布衣史官萬先生”。

萬斯同一生功力,盡萃《明史》。他在史局中發凡起例,整理排纂,完成初稿四百十六卷。在其之后,王鴻緒的《橫云山人明史稿》以及張廷玉的《明史》都以此為本,所以,天一閣藏的這部《明史稿》其實是《明史》之昆侖源,也就是我們現在所看到的《明史》一書的鼻祖。

歷史上,《明史》的編修也是幾經波折方得始終。清朝順治二年(公元1645年)設立明史館,纂修明史,因國家初創,諸事叢雜,未能全面開展。康熙四年(公元1665年),重開明史館,因纂修《清世祖實錄》而停止。康熙十八年(公元1679年),以徐元文為監修,開始纂修明史直至明史成。

這份手稿的珍貴已可見一斑,它展現了《明史》修纂的過程,也可以看出一代史學家卓絕的史才與史識。翻閱著泛黃的冊頁,字里行間,我們仿佛能看到,數百年前萬斯同親筆取舍材料,鍛煉字句,全稿涂抹勾乙,朱墨燦然。手稿的始頁上,你也能看到后人留下的他的畫像。《明史稿》外,他還著有《石園詩文集》、《歷代史表》、《紀元匯考》等。 

萬斯同死后,其手稿若存若亡,世人不知其蹤,直到1932年。

那一年,辛亥革命遺族、河南人周維屏因生活艱難,將祖藏萬斯同《明史稿》攜至南京行政院,申請政府購藏,以示撫恤。沙孟海先生當時正在南京,經他審定,認為是萬氏原稿,但因索價甚高,政府無力購買。在沙孟海與柳詒征的幫助下,此稿歸了甬上別宥齋,楚弓楚得,屬有天幸。1934年,別宥齋主人朱鼎煦在南京以900銀元購得萬氏《明史稿》稿本,得此書后,將之與黃宗羲所輯的《明文案》一起奉為“雙璧”,遍邀文人學者觀摩題跋,并鐫“萬黃齋”印章鈐其上以示寶貴。

在這部手稿留存至今的故事里,朱鼎煦這位浙東著名藏書家功不可沒。朱鼎煦,字贊父,又字鄼卿(亦作贊卿、宰卿),號別宥、香句,浙江蕭山朱家壇人,出生于書香門第。1914年起,在寧波從事律師職業,有較高知名度。他同時也是一位版本目錄學家和字畫、文物鑒賞收藏家。建國后,他任浙江省文史館館員,寧波市政協委員和市文物管理委員會委員,也是一位愛國民主人士。他把大半生精力都貢獻給了古籍文獻和文物事業,并在辭世之前,毅然決定把視為比生命還寶貴的圖書文獻,全部捐獻給天一閣,俾使永久保存。

他去世后,其家屬遵照其遺愿,于1979年8月17日將別宥齋藏書十萬余卷,字畫900余件,器物800余件捐贈給了天一閣。其中有大量國寶級藏品,這部萬氏《明史稿》就是其中之一。2008年,這部手稿入選了第一批“國家珍貴古籍名錄”。

 

 

 

標簽:二十四史;《明史》;存世稿本 責任編輯:楊曉君

相關閱讀:

波叔一波中特另 法甲 微信红包尾数09玩法 天城娱乐是什么东西 球探比分网 威廉希尔足球实时赔率 山东时时交流群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看 重庆时时360 pk10赛车345678计划 十一选五6码复式